【教育老炮开讲】“凡是模式,皆为投机;凡是硬核,皆为心血” ——教育产业进入“非模式”硬核时代(2019.5.20)

2019年05月31日 11:31:43 来源:软云科技

写这篇文章时,一度在“去模式”和“非模式”这两个概念上纠结权衡了许久,最终在成文前确定了使用“非模式”这个概念。毕竟各种商业模式依旧缤纷地存在着,依旧被众多教育创业者和运营者执着地思考和践行着,但不能否认的是,教育产业模式创新已达极致,世上再难有全新的模式出现,教育商业模式实质上已进入到了存量博弈时代


开个玩笑,时至今日,假如再有资本煞有介事地问你的商业模式有何创新时,你最好回他一句——“创新个毛啊,你应该问我模式的运营能力!”


凡是模式,皆为投机

在中国教育与改革开放同步发展的踉跄步调中,市场刚需汹涌而来,教育成为了中国中产阶级从建构到维系过程中最直接的动力因素和实现渠道。这种刚需初始出现时就带有功利性和粗犷性,因此必然给教育业态带来粗线条的市场触觉,于是一些嗅觉灵敏的人就带着笼统的战略判断,以一种懵懂投机的姿态进入了教育市场,最原始的教育商业模式就诞生了,并且在发展中逐步演化创新。


从已经发生且现实仍在实践的所谓的模式来看,无一不是因时因势的投机行为:


1、教育政策的粗放造成众多的教育产业介入空间,彼时“迅速进入”即为模式

改革开放后,“恢复高考”是中国教育改革的发轫之举,其实中国当代教育的系统化改革是从1985年第一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开始的。自那时起,中国教育才开始逐步建立政策体系。


在这个过程中,市场远比政策来得迅猛。政策的滞后造成了很多市场空隙,投机空间比比皆是,教育创业腾挪空间巨大。彼时的教育产业商业模式简捷功利,几个老师租间房子就办学,生意红火。

学业测评



2、教育业态的多样性造成教育产业选择维度丰富,彼时“品类投机”即为模式

初期教育产业以全学科类辅导为主流,后来逐步出现非学科类培训,再后来出现专注单学科类品牌,学段跨度也逐渐形成了自学前至成人的全覆盖。


尹雄创办的巨人教育集团更是提出了“教育百货大楼”的概念;在教学形式上,也出现了诸如新东方超大班组课、学而思标准班组课、学大一对一辅导等多种形式;教师选用方面也出现了大学生、一线教师、专/兼职教师等多样师资类型。“品类投机”成为那时候教育商业模式的初始逻辑。

K12测评



3、教育产业受众的不成熟造成教育产业推广难度降低,彼时“有效触达”即为模式

中国教育的核心症结在于教育资源和升学体制,千千万万个家庭对教育的理解也极为质朴,考试升学压倒一切。在客户群体空前一致的教育认知生态下,教育产业的获客极为容易,那个时候家长排队交钱现象随处可见。


只要触达,便可成交,这就形成了那段时间在城市每一个角落都在上演的地推、扫楼、会销等的营销模式。

云测评 测评服务



4、信息壁垒形成时差效应和专业效应,彼时“资源占有”即为模式

“有关部门”和“有关人士”是中国政经生态中两个独有的名词,在教育领域亦如此。优质学校学位资源紧张造就了强选拔性的应试升学体系,相关政策的每一次调整都是机密状态,以至于教育部门出台的政策一般人是读不懂的,还需要众多专家来解读其中真正的玄妙关节。


政策资源、体制资源、潜规则资源、人脉资源在一段时间内是如此的重要,咨讯壁垒、资源壁垒也同样出现在诸如游学留学行业之中。占有资源一度成为一些机构运营的核心,在社会上流行了相当一段时间的名校“坑班”就是这类“资源投机”的典型。

教育测评 教育测量



5、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给了教育产业“高维打低维”的臆想,彼时“流量运营”即为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确改变了世界,也诱惑了教育产业。曾几何时,高折叠性、高复杂性的教育行业被无数人用所谓的互联网思维粗暴解构着,众多资本也趋之若鹜,众多线上教育掀起资本狂潮,而反观传统线下教育产业,则陷入寂寞空虚冷,一时不知所措。


这就是典型的概念性模式投机,把远未成熟的线上教育强行做了烈士般的应用实践,这是单纯以模式为重而造成的惨痛教训。


令人欣慰的是,一些睿智冷静的线上教育创业者也在自身不断迭代中逐渐走出了迷雾,当线上教育逐步回归教育常识之后,其自身的赋能机制才会被真正激发,发挥出应有的价值。

提分测评 升学测评



6、教育科技的迅猛发展给教育产业带来工具供应链条,彼时“背后服务”即为模式

教育科技的发展使得教育自身逻辑体系中的环节优化成为必然的可能,基于教育常识形成环节技术支撑和优化,由此应运而生了大量的教育科技公司。


教育科技公司的定位很重要,它应该是“背后公司”的性质,是帮助别人实现教育逻辑的工具性公司,而不是用自己的逻辑去替换或者覆盖其他人的逻辑。遗憾的是,目前市场上仍旧活跃着一批这样想要强逻辑输出的教育科技公司,这其实也是一种投机。

知识点测评 初中测评



所谓的教育商业模式还有很多,包括To-B、To-C及更多令人眼花缭乱的组合模式,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总结一句——模式创新已经不必,模式样本已经足够。模式存量博弈时代环境下,PK的是硬核


凡是硬核,皆为心血

看惯了教育产业中以模式作为核心驱动的公司,再回头看那些大家公认的成功教育企业和潜力企业,我们不难发现,这些企业无一不是具备超强硬核的,都倾注了大量的时间、人力、物力、财力,都是心血所至啊!


(轻松一下——广告式举例,老赵就不收费用了,哈哈哈。)

比如新东方的教师成长体系;

比如好未来的教学教研标准化体系;

比如软云科技基础题库的巨量投入

比如海利华科被各级政府广泛采用的校车服务实体及管理平台体系;

比如小天鹅艺术中心17年持之以恒的课程研发;

比如客渠邦专注异业互联工具体系的长期研发......



1、政策体系逐渐健全,模式投机空间趋窄,教育产业门槛提高

最近几年,教育宏观政策和细节法规密集出台,准入门槛提高,管理力度加大,资本介入渐趋理性。没有核心竞争力的教育公司将逐渐退出江湖,存量博弈中,有硬核者生,讲故事者死。


2、教育受众成熟度大幅提升,甲方角色愈发清晰

教育消费群体对教育及成长理解程度逐渐全面,选择空间和自主权越来越大,对所谓模式辨识度越来越高,没有优质硬核教育课程产品的公司很难再入客户法眼。


3、教育资源逐渐只会对硬核公司开放,营销在运营中的权重呈下降态势

政府招投标体系的逐步健全,将是对模式化公司进入的强力过滤。“流量获客”这类带有强烈营销色彩的词语,在教育领域将会变得越来越敏感。教育远离营销已经成为社会上下共识,没有实实在在的高品质教育服务硬核产品,是绝对没有长生命周期的。


4、硬核公司的三个维度——硬核内容、硬核服务、硬核平台

硬核内容包括高质量的符合国家标准的课程产品,在基础教育阶段可大致分为学科教育和素质教育两大类;硬核服务包括工具系统和软性服务体系;硬核平台主要是指链接教育服务的供需平台。



结语:教育模式投机时代已经结束,教育正在回归常识。在教育产业领域,正确的逻辑序列应该是——教育规律为要,社会责任为纲,商业规律为辅。


中国教育需要行稳致远,教育产业更需要脚踏实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