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老炮开讲】2019中国教育世相(2019.2.26)

2019年02月26日 10:26:59 来源:软云科技

2018年中国宏观变化显著,中国教育亦改革频出,政策叠加,一时间风激云荡,大旗变幻。2019年将是诸多政策效果初步显现的一年,中国教育将在2019年发生一系列显性和隐性的变化。


本文将从政策理念、关联人群、公立学校、教培机构、教育科技、教育资本等多个维度诠释这些令人喜忧参半的变化,力图描绘2019中国教育的发展世相。

学业测评 提分测评 升学测评


1.

教育部说了——2019年还要印发N个文件.....................


老炮儿观点:特朗普推特治国,教育部通知治教。


2.

中国教育的公益属性得到空前的推崇和彰显。《新民促法》中对“营利”与“非营利”的界定成为了这部法律的核心条款,今后K12教育阶段将逐步拒绝商业行为介入,而转为公益性逻辑框架内的经营行为,国家已经将义务教育主权收归国有。


老炮儿观点:在目前的教育国情下,只凭政府完成普适教育是否会有些力不从心?


3.

学前教育已经实际上进入到义务教育范畴。虽然从法律层面上来说,学前教育并未纳入到义务教育范畴,但“拒绝资本介入”和“普惠园”的政策已经实际定义了学前教育的义务教育性质。


“高端园”和“贵族园”的生存和发展将受到政策和市场价位的严重挤压,资本的被动离场也将对幼教产业的集团化、连锁化、规模化、优质化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老炮儿观点:说实话吗?普惠园的品质堪忧,家长宁可勒紧裤腰带也要让孩子进优质园。


4.

“新高考”的覆盖进度仍将处于迟滞状态。“新高考”理念正确无比,BUG也格外凸显。新高考力图降低“一考定终生”的强杠杆作用,对实现选择性学习和个性化成长的探索令人认同。


但是,实现新高考的关键核心是有效实施“走班选课”,以目前教育国情而言,这是个涉及到理念、人力、物力和财力的庞大的系统工程,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2019年,新高考的覆盖进度仍将处于迟滞状态,除非教育部又下通知强行进行运动式推广。


老炮儿观点:那个“3+几”的方程式很难解!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中国高考若想真正成为资格性考试,路途尚远。


5.

教育部对积重难返“五唯”教育评价体系宣战,这是2019 最令人期待的事情。彻底改变“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教育评价指挥棒,是教育改革中最难啃的“硬骨头”,是教育改革成败的关键之战。


从教育评价角度来推进教育由“考试升学”模式向“成长模式”转变,这个点找准了。科学缜密而非粗暴运动式地进行教育评价改革尤其重要。


老炮儿观点:老赵祈祷——如此重大的改革,只要不是运动式地粗暴推进,就一定是中国教育之幸,会产生深远的历史性影响。


6.

“自招”还是“裸分”?高校自主招生制度的走向让人牵肠挂肚。教育部最近下发的要求各地高校严控自招名额的通知一石激起千重浪,起因在于自招工作中的诸多不规范和腐败已经严重伤及了自招的公信力。


在诚信体系和监管体系尚不完善的环境下,高校自招成了权贵们的游戏。但有病治病,不能废止,毕竟自主招生是世界上比较先进的高校招生模式。


老炮儿观点:因噎废食,因乱则废,这是不负责任的懒政行为。


7.

对素质教育的大力提倡将使成长模式被广泛认同。成长是教育的核心任务,在长期应试教育的统治下,教育的多元属性被严重忽略,“素质教育”作为对成长的多维度呈现,正越来越被社会和家长认同,这是中国教育社会基础逐渐成熟的重要标志。


引用他人文章——“对每个中国人来说,传统奋斗的五大关键词:背景、学历、资源、人脉、资历;今后奋斗的五大关键词:知识、创新、独立、个性、理想。中国的‘新知识分子’将登上历史舞台。”


老炮儿观点:素质教育与学科素质是包容与被包容的关系,学科素质是成长素质中的基础性素质,不能为了强调素质教育而把学科教育污名化。


8.

振兴乡村教育政策将使中国县域乡镇成为2019年中国教育产业的一片红海。2017年,中国九年《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7》报告内容里显示:


2016年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1.42亿人,其中城区4756.6万人,农村地区(镇区+乡村)9485.78万人,农村在校生占全国在校生总数的三分之二。农村教育升级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工程,也是一个巨大的教育市场。


老炮儿观点:教育部的政策采样要多向农村倾斜,不能只盯在一二线城市;教育产业也应该俯身农村,那里才是真正的用武之地。


9.

职业教育将越来越产业化。国务院新近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中明确提出——“经过5—10年左右时间,由参照普通教育办学模式向企业社会参与、专业特色鲜明的类型教育转变”。


老炮儿观点:就业永远是硬道理。


10.

教育服务政府采购进入爆发期,G时代轰然而至。师资、内容、教育工具、平台等成为推进教育资源均衡的重要元素。


随着国家对政府教育服务采购的规范政策逐步出台,教育采购将进入到系统性规范化阶段。名录制将是政府采购未来唯一的运行模式,有实践、有创意、有规模、有效果的教育产品和工具将大有可为。


老炮儿观点:进入政府采购名录的迫切心情就如同座山雕对联络图的朝思暮想。


11.

教师群体正在更新换代。传统教师在面临教育信息化、综合性课程、探究式课程、传授功能弱化、新时代师生家校关系等诸多新挑战中力不从心,在由传统教授时代向引导成长时代的转变中逐渐落伍,新型教师群体将脱颖而出,教师队伍整体的更新换代已经开始了。


老炮儿观点:教师的成长很大程度取决于校长,最应该更新换代的是校长。


12.

教师群体“怨妇化”倾向严重,《校园法》、教育惩戒权等问题或将被提上议事日程。教师权威越来越弱化,教育成了众口难调的事情,国家对教师的保护严重不足,在出现争议时教师成了弱势群体。


教育惩戒权严重缺失,教师管理的主动性不足,师生关系、家校关系令人堪忧,期待继续立法明确。


老炮儿观点:强烈呼唤“戒尺”回归!


13.

中国家长群体对教育改革政策信任度不高。——绝大部分家长依旧将子女升学视为头等大事;权贵家庭仍然把子女留学移民作为首选;大部分家长仍然给孩子报各种辅导班;学区房价格依旧坚挺;留守家庭和贫困地区孩子持续寂寞空虚冷。


老炮儿观点:被中国教育盘出“包浆”的家长们有足够的理由和血淋淋的案例坚守自己的执拗。


14.

“刻苦学习”是否还是一种优良品质?——中国学生的迷惑。教育减负政策争议不断,学生的学赋差异和班级授课模式造就了个性化教学的窘境,统一的减负政策是否兼顾到了学生的个体需求不言而喻,更何况地域整体社会发展水平的巨大差异化也使得教育资源出现巨大的不均衡,大部分农村地区根本就没有素质教育资源来做减负后的有效填充。


减负应该定义为区域性的政策才对,不同区域应该有不同的减负标准。减负也不能停留在物理性的减负层面,而是要通过精准的教育测评实现精准减负。“学习不能超纲超前”这种政策实在是有些荒唐。


老炮儿观点:一部分学生需要“减负”;一部分学生需要“增负”;更有一部分学生愿意“增负”。


15.

教育测评成为教学行为的基础性标配。实现学生“选择性学习”和“个性化成长”是中国教育的宏观目标和理想愿景,而达成这一目标愿景的最基础的手段是实现科学的教育测评,没有对学生整体、个体的学情诊断分析,“选择性学习”和“个性化成长”就是一纸空谈。


老炮儿观点:无测评,不教学。


16.

抖音是流量经济最后的狂欢,传统在线教育也逐渐退出舞台。传统在线教育烧钱获取流量的模式已经被证明是“坑爹”,流量经济在整个经济体系中正在退潮,在教育领域甚至从未真实涌动过。


教育的多折叠属性决定了教育是一个复杂无比的内在门类,任何简单化的逻辑都无法理解和驾驭教育。传统在线教育热闹已过,重整河山待后生。


老炮儿观点:热热闹闹放完鞭炮后,只余下满地的碎屑和硝烟的味道。


17.

教育出不了“8848”、“小罐茶”,教育营销时代已经彻底结束。曾几何时,教育营销何其火热,但时至今日,教育营销已经成为公众认知中的贬义词。


教育需要实实在在、本本分分,这才是社会公众对教育的基本认知基础,回归教育本质,回归系统科学,回归精细服务,才是教育产业行稳致远的根本。


老炮儿观点:教育与营销的结合是“野合”,不是“婚姻”。


18.

教育服务平台成为教育资源集散地,逐鹿之战已经打响。随着国家教育政策的导向,实体教育产业发展受到一定制约,教育服务型产业迎来发展机遇。其中,教育服务平台将成为教育资源的整合分发高地,对接教育产品、工具与学校机构,链接供需双方,并利用系统工具触达城乡。


BAT是切入这一领域的巨头,同时一些细分程度较高的教育科技公司和优质课程生产方也急需将产品纳入到分发体系中。一些具备供需强资源的平台公司也在做着尝试,资本开始蠢蠢欲动,逐鹿之战已经打响,最终结果会是综合性大平台收购细分平台,逐步形成势力划分。


老炮儿观点:教育采购时代催生教育平台经济时代的到来。


19.

义务教育和学前教育证券化时代已经结束。九年义务教育和学前教育阶段是学生价值观形成的重要阶段,国家收回教育主权理所应当,普适教育阶段拒绝资本介入将会是长期的国策。


老炮儿观点:国家只允许教育玩资本,不允许资本玩教育。


20.

2019中国教育将进入到政策反省和规范期。2018年密集的教育政策出台,多多少少有一些运动的色彩,在基层执行的过程中更是出现了矫枉过正的现象。


随着实践和讨论的深入,各种反馈会逐渐回收至决策层,2019年将可能会对政策进行微调,政策的科学性、系统性可能会有所改善。


老炮儿观点:其实这是我的一个愿望,万一实现了呢!